科研动态

以科学的指标体系支撑黄河流域综合治理

发布人:赵何晶 发布时间:2019-10-31 审核人:

以科学的指标体系支撑黄河流域综合治理

江恩慧

(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总工程师、水利部黄河泥沙重点实验室主任)

9月18日,习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特别强调,要“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保护黄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

我国黄河治理70余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黄河流域生态环境脆弱、水资源保障形势严峻、发展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依然突出。习近平总书记把黄河流域的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以系统思维和全局高度打破一地一段一岸的局限,既强调从黄河生态系统的有机整体出发,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也充分考虑上中下游差异,构建上游涵养水源、中游水土保持和污染治理、下游河道和滩区治理综合提升的黄河流域系统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格局。

实际上,从2011年国家出台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以水利为主题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一号文件,到2014年3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就保障国家水安全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十六字治水方针,再到本次座谈会明确要求黄河流域要更加注重保护与治理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无不体现习总书记新时期治水思路的系统论思想方法。

系统论是当今最有影响力的科学研究与管理的思维方法。系统论的发展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20世纪40年代,奥地利生物学家贝塔朗菲提出一般系统论,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门独立学科,并广泛应用于社会、经济、管理、生物系统研究,明确而又比较系统地提出河流系统概念的是舒姆。他按照河流的自然态把整条河流从上游至下游依次划分3个子系统:集水盆地子系统、河道子系统和河口三角洲子系统。

黄河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治理黄河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针对黄河流域系统治理这个命题,黄河流域系统就不能单纯地按照舒姆的自然态划分方法,应将其划分为:流域干支流河流子系统、流域社会经济子系统、流域生态环境子系统。换句话说,无论黄河保护与治理的整体战略、实施方案,还是不同河段的治理方略、工程布局,抑或是单一工程的具体设计、运行管理,在其规划、可行性研究、工程实施的各个阶段,都必须以系统论思想方法为统领,把黄河流域作为一个有机的复合系统统筹考虑,以干支流河流基本功能维持、区域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流域生态环境有效保护的三维协同,实现“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为整体目标,定量研究黄河保护与治理的整体布局及不同措施之间的博弈协同效应。

“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基本要求就是要做到防洪保安全、优质水资源、健康水生态、宜居水环境。对此,我们必须建立一套系统的指标体系,为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工程布局和工程实践上提供科学的技术支撑。2017年~2019年,笔者作为黄河流域片区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技术评估组长,先后验收了济南、许昌、西安等21所城市的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因而对技术指标体系的重要性深有体会。笔者认为,“幸福河”比“水生态文明城市”的内涵更丰富,要求也更高,先期开展幸福河建设技术指标体系的论证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黄河流域75.2万平方公里,横跨9省区,历经寒区、旱区、严重水土流失区,“二级悬河”的“豆腐腰”河段,不同区域自然禀赋不同、社会经济发展需求不同、生态环境保护内涵不同,幸福河的建设在不同区域的定量指标也必定有所不同;同时,自然修复和工程建设必须遵循客观规律,不同治理阶段治理的标准也应有所差异,指标体系的各独立指标应有一个阈值范围。无论如何,现阶段幸福河建设,至少应确定一个最基本的技术标准。

为此,我们首先要开展的工作是,针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存在的4大基本问题和需求,进行科学的考察和定量化的系统评价,为指标体系的论证奠定基础。防洪保安全的指标体系,总体的基本要素包括主槽过洪能力、洪水泥沙调控能力、重点城市防洪标准等指标。同时,还要针对不同河段的特殊要求进行具体的分析研究,比如宁蒙河段新悬河问题的遏制,小北干流河道治理、下游河道与滩区综合提升工程建设,“二级悬河”的治理标准等。优质水资源的指标体系,总体应包括水资源总量与科学配置、区域(受水区)用水总量、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等指标,同时还必须站在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科学论证流域内调入与调出的水平衡、论证上游水资源涵养区生态保护修复能力和涵养能力,针对城市群和中游能源基地不同行业不同区域的节水能力等。

健康水生态和宜居水环境都是直接关乎群众生产生活品质的重大问题,因而其指标体系总体应包括水土保持率、重要河湖生态流量保障程度、天然河湖湿地保留率、适宜性城市水系水域面积、入海水沙量及过程等指标外,还要充分考虑黄河流域上中下游的差异,确定林草植被覆盖度、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重要支流水质达标率等。通过以上指标体系来支撑对黄河流域的系统综合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