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动态

“黄河流域水沙调控重点研究方向”专家座谈会在黄科院召开

发布人:赵何晶 发布时间:2019-10-14 审核人:

本站讯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 10月14日,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黄委国科局、防御局、水调局联合举行“黄河流域水沙调控重点研究方向”专家座谈会。会议针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完善水沙调控机制”这一具体要求,研讨黄河水沙调控面临的问题和对未来水沙调控的思考。来自清华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黄委、中国水科院、黄河设计公司等多家单位的知名专家教授参加会议。

座谈会上,黄科院副院长江恩慧介绍了会议背景,黄委国科局局长尚宏琦致辞,并委托武汉大学谈广鸣教授担任研讨会主持人。王远见代表黄科院研究团队介绍了对当前黄河水沙调控若干问题的思考。随后专家从顶层设计、研究对象、空间格局、方法机制等多个层次展开了深入研讨。

顶层设计:

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

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指出,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非一日之功。要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让黄河造福人民。

专家们在研讨中一致认为,在水沙调控方面,黄委过去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面对习总书记对治黄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未来的科研和工程实践应着眼于制约科技进步的基础研究要有所创新,提升科研服务生产实践的研究思路与方法要有所突破。深入研究上中游来水来沙条件、下游河道边界条件的新变化,科学评价黄河水沙调控的综合效益,优化提出全河乃至全流域、不同河段、不同时段等水沙联合调控模式与方案,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依托。为此,需做好黄河流域水沙调控理论与技术研究的顶层设计,深入研究,为黄河水沙资源的科学配置和精细化调度,提供科技支撑。

武汉大学谈广鸣教授认为,黄委过去在中国江河综合调度上一直走在前列,“三条黄河”概念深入人心,“数字黄河”的下一步应该是“智能黄河”,即把全流域水库的防洪、防凌、减淤、发电、生态调度等全部集成起来,真正实现综合调度。

黄科院张俊华教高提出,黄委过去在数学模型研发攻关上有良好的传统。下一步应博采众长,在过去分散的数学模型基础上,开发覆盖全流域的计算系统,包括坡面产流产沙、河道水沙演进、水库水沙调控乃至社会经济、生态环境的响应结果等,支撑我们的水沙调控实践。

研究对象:

从水量调度到水沙联合调控,再到全物质通量统一调控

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指出,要坚持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系统治理、源头治理,统筹推进各项工作,加强协调配合,推动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

专家们在研讨中一致认为,要坚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综合治理、系统治理、源头治理的要求,系统调查黄河生态系统的本底值,拓展研究对象,从传统的水量调度,向精细化的水沙调控,以及包含氮磷钾等营养物质在内的全物质通量统一调控发展,为黄河长治久安和生物群落、生态环境良性维持奠定基础。

清华大学吴保生教授认为,“河流全物质通量”概念现在已被国内外众多河流专家所接受,已有了一些很好的研究成果。黄河作为多沙河流的典型代表,对其“全物质通量”的研究必有其特殊性与代表性,科学研究和工程实践的前景广阔。

北京师范大学易雨君教授提出,黄委应主动与渔业部门对接,从生态系统、生物链的角度考虑水沙资源的配置和水沙过程的调控,进一步拓展传统研究领域。

空间格局:

从河段调控到全河调控,再到全流域调控

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指出,黄河一直体弱多病,水患频繁。这些问题,表象在黄河,根子在流域。要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统筹谋划,共同抓好大保护,协同推进大治理。

专家们在研讨中一致认为,目前的水沙调控实践,上游水量调度子系统和中游的泥沙调度子系统相对独立,联系较弱;对水沙调控的理解应从狭义的河段调控上升到全河水沙联合调控,乃至考虑整个流域面上对水沙过程的调节作用。

黄委防御局张素平处长提出,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黄河上游发生较大的持续性洪水,在调度实践中事实上已实施了全河水沙调控,但在理论和技术上都缺乏有效支撑,要尽快开展全河水沙调控关键技术研究。

浙江大学冉启华教授认为,水沙调控应从河道走向流域、走向支流、走向坡面。从干流的几个骨干水库的集中调控发展到流域面上分布式的、下沉式的调控模式,把全流域的水库和干流骨干水库的调控指标联系起来。

中国水科院陈建国教高提出,水沙调控是治理黄河的根本途径。调控不单要在上中下游河口空间上综合考虑,还应考虑社会经济、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影响,还应适应上中游水沙条件和下游河道边界条件的变化。

方法机制:

成立“黄河流域水沙调控研究中心”国内外优势互补,创新水沙调控研究方法与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明确指出,必须紧紧抓住水沙关系调节这个“牛鼻子”。要完善水沙调控机制,确保黄河沿岸安全。

专家们在研讨中提出,要创新体制机制,联合委内外、乃至国内外优势科研力量,成立“黄河流域水沙调控研究中心”,针对水沙调控理论与技术中的关键难题展开集中攻关;创新研究方法,重视原型观测、数学模型、物理模型的有机结合,切实推进已建水库泥沙处理与资源利用,把水库泥沙处理与资源利用作为水沙调控的重要技术措施,重点关注极端天气条件下暴雨洪水和高含沙洪水的调控对策研究,着力实现精细化水沙过程调控。

黄委原副总工翟家瑞教高从小浪底、三门峡、万家寨、海勃湾等黄河干流骨干枢纽现状调度方式存在的问题说起,提出了与之相对应的优化调度方案。进一步提出研究古贤水库解决小浪底水库排沙后续动力不足、利用爆破等人工手段解决下游河道卡口段过流能力较小问题的可行性。

设计公司李世滢教高提出,小浪底水库进入拦沙后期后,干流库容淤积过快,调度方式仍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应充分利用下游河道的排洪输沙规律,以维持黄河下游河道中水河槽和小浪底水库库容长久维持为目标,应对潜在的大沙威胁。

黄委国科局尚宏琦局长提出,要重视适宜黄河流域水库泥沙清淤的技术与装备研发,研究人工措施与水动力排沙方式的有机配合,进一步提升水沙调控的效果。(王欣)